陵水黎族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联盟资讯 >新闻内容

联盟功能更新,站长内测效果显著

2020年04月19日 12:42

租客网赞助开发的这个资讯和网址收录类网站管理系统,经过更新并对服务器更新后上线,功能明显增加,关键词收录网站排名明显提升,同时做到MIP自适应,系统自动对百度进行推送,实现百度实时收录。目前已经成功上线近500个主站,开通城市站点近1万个,服务器性能稳定,系统相对稳定。该系统在不断更新进化,真正实现零技术建站,零成本维护自己的站点(服务器费用由租客网赞助,名额有限)。希望能与站长们共同成长,见证奇迹。


相关推荐

租客惠:优惠与惊喜,只等你来

现如今开店竞争激烈,单品折扣、满减优惠、充值返现甚至送礼品等各类促销层出不穷,商家的毛利越来越低。如果是团购平台订单,商家还要额外付出去扣点。本来就竞争激烈的市场,毛利逐年降低,平台扣点却居高不下。月底一算账,不做没客户,做了不赚钱。每天听老板们抱怨平台扣点高,可是现在的消费者习惯了在平台上下单,做与不做,怎么做,确实也不是老板说了算了。那怎么办?来自的深圳的陈小姐曾经是同事聚餐最被喜爱的人物,因为善于利用团购“捡便宜”,因此经常花很少的钱就能吃到很多很丰富的美食。可是现在她发现,“超值”的团购越来越少。事实上,餐饮商家对团购平台的“又爱又恨”,让商家和消费者两败俱伤。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是12%的销售额(注意是销售额不是利润)提点,在团购本就亏损的情况下,再拿出12%给一些团购平台是他们无法接受的——08年团购刚兴起的时候,所有的平台提点都在3%以下。“其实有些商户也挺矫情的,离不开平台还骂街,但客观的说,他们现在日子确实不太好过,可能是打的大伤元气,现在三四线城市团购平台的代理商之间关系好着呢……他们关系一好,商户就被折磨了。”事实上,但凡喊着要逃离传统团购平台的商家,一般身体都很诚实。翻开一些团购网站的app,各类商家琳琅满目,可见联盟的牢固程度还是抵御不了平台流量的冲击。现实来说,这是一个“你不做也有别人做的问题。”事实上,任何一个通过努力去赚钱的人都应该得到尊重。商家要么不赚钱,要么用比较次的材料,要不谁去给谁免费打工。如此以往,必然恶性循环,想必这也不是商家所希望的结果。商家入驻平台,无非是希望通过平台提高门店的引流能力,借助平台多元化的引流手段和平台影响力带动店内销售的增长。可是美好的愿望却事与愿违。经过充分调研大部分商家的真实需求,充分研究各类传统型优惠折扣类网站的闪光之处,租客惠平台横空出世。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大型生活消费优惠类服务平台,通过平台影响力、自媒体平台矩阵、视频平台矩阵及社群营销等多渠道引流,帮助合作商家免费引流,提高商家的曝光度和知名度。租客惠对于商家经营中需要的现金流问题和利润问题,推出了付款秒到账,收款不扣点的特色服务,全心全意帮助商家搞大品牌的同时搞大业绩,形成共赢的新型商业联盟。租客惠的商家类型多样,覆盖了餐饮、娱乐、休闲、美容、购物等等生活服务类项目,致力于为广大租客提供一个高品质高性价比的优质生活圈,让租客会生活,更惠生活!

2020年07月14日 10:50

租客都哪去了?房屋出租难?

据有关数据显示,今年5月,18个重点城市的租赁交易量环比上涨2.1%,同比上涨52%。但租赁价格并未同步回升,反而低于去年同期。疫情影响下的租赁需求推迟。但总体来看,疫情导致的观念变化,以及经济复苏尚需时日,正在削弱租赁市场的需求规模。疫情会促使“部分租房需求向置业需求转化”。这也影响了市场表现。重点18城5月租赁住房平均成交周期(从首次挂牌到成交)为48.37天,虽比4月有所缩短,但仍比去年延长了9天之多。同时,“今年的4-5月,业主的挂牌价格处于近两年的最低水平”。房租同比出现下降春节后本是租赁市场的传统“旺季”,但因疫情影响,整个2月,租赁市场成交几乎停滞。从3月开始,租赁市场缓慢复苏。由于不同城市对疫情防控的要求不同,市场的复苏进程也不一致。统计的18个重点城市中,15个城市的租赁交易规模在4月出现高点,并在5月环比回落。北京、武汉、南京三城是例外。其中,北京和武汉是疫情防控的重要地区,防控政策较为严格,租赁需求较其他城市释放延后。5月,这两个城市租赁交易规模环比分别上涨27.28%及25.28%。但总体来看,近期的持续成交并不能弥补需求缺口。在不少城市,今年前5月的租赁交易总规模,仅相当于去年同期的7成到8成。“租赁市场的活跃度与就业环境息息相关。”虽然各大企业都在积极复工复产,但受疫情影响,企业“缩编人才、降低成本”呈常态,失业率呈现上升迹象,这也导致租赁市场的活跃度并不高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4月,31个大城市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.8%,创2018年以来新高。市场上的租赁需求主要分为三类:高校毕业生的租赁需求,外来流动人口的租赁需求以及当地户籍人口的换租需求。其中,外来流动人口的租赁需求占比通常在50%以上,是市场需求的主流。春节后的传统租赁旺季,也主要由这部分需求所推动。疫情的发生,恰恰影响到这部分需求。曹先生说,房子原来的租客就是因疫情而延迟了返京时间,回京后又选择退租。这也使得租赁市场的供需关系出现调整。“多数城市的租金议价空间高于去年同期,租客在租赁交易中能掌握更多主动权。”贝壳研究院指出,5月,全国重点18城业主挂牌价月均价为43.7元/平方米,与4月持平,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%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,由于空置期较长,近两个月来,自如、相寓等大型租赁机构,一度下调部分房源的租金。2019年,重点城市租赁房源全年的成交周期是38天左右,其中,旺季一般在30天-40天。今年2月以来,疫情影响使得成交周期一度延长到60天以上,此后有所回落,但5月的成交周期仍然达到48.37天。或加速行业洗牌租赁市场的另一个旺季为每年6月到8月,主要由高校毕业生的需求所推动。其中,由于高峰期尚未到来,6月初的租赁交易通常较为平稳。据有关数据显示,今年6月第一周,重点18城租赁市场成交量环比5月第四周下降5.9%。租金水平为41.7元/平方米,比5月下降4.3%,比去年同期下降5.2%。6月前期租赁市场相对平稳,但随着毕业季的到来,城市之间租金水平会呈现分化态势,毕业季租赁需求增加的城市租金水平会有所回升,其他城市租金上涨动力不足。但目前来看,这一旺季的市场成色如何,也存在一定的疑问。一方面,疫情使得不少高校毕业生的毕业、实习和找工作时间延后;另一方面,受疫情影响,企业对应届毕业生的需求规模也有可能下降。因此,今年的年中租赁旺季有可能延后,其交易规模较往年也有缩水的可能。如果需求出现缩水,受影响的不仅仅是租金水平,还可能包括整个租赁行业的格局。近年来,“租购并举”的提出,使租赁市场迎来重要的发展契机。但去年以来,行业出现最大规模的洗牌。据不完全统计,2019年有53家长租公寓出现经营问题,资金链断裂及跑路的共有45家,被收购的有4家,拖欠或拒付房租的有4家。2019年,长租公寓持续暴雷,各城市虚假房源、群租房等乱象频出,导致租赁市场监管逐渐加强,很多城市成立租赁整顿市场的专项小组。“艰难的生存环境迫使机构采取低租金吸引租户入住,房东为快速出租房屋,也跟随市场被迫降低租金。”租赁行业的利润微薄,盈利模式不明朗。长期以来,多数运营商在亏本运营。新冠疫情及其连带效应,则被认为会持续影响租赁行业。

2020年06月16日 17:54

游戏公司防沉迷系统形同虚设 政府和社会一起亮红黄牌

江苏省消保委近日发布了未成年人游戏充值、直播打赏调查报告,对虎牙、斗鱼、哔哩哔哩、花椒、酷狗以及和平精英、王者荣耀、第五人格、开心消消乐等18家直播平台及手游APP调查发现,存在实名认证、青少年保护模式流于形式,诱导打赏等问题。从江苏省消保委的曝光来看,情况不可谓不严重。例如,本次调查中9款游戏均可以通过其他账号如微信、QQ、邮箱、手机号码等注册或点击授权直接登录,实名认证流于形式。斗鱼、TT语音在个人资料中即使填写了未成年人年龄信息,系统也不会自动跳转青少年模式,必须手动设定。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出,这些直播及手游平台并没有将对外宣传的“青少年保护”放在心上,各项操作程序频频出现“后门”,让懵懂青少年可以轻易登录。而之所以出现如此现象,或许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,相比于成年人用户,青少年用户更容易成为直播及手游平台的“优质客户”。在直播、游戏等五花八门的诱惑下,缺乏辨识能力和自制力的孩子很容易沉迷其中,一方面耗费大量时间、精力,造成自身身心受损,另一方面则会让不知情的家长蒙受经济损失。“防沉迷系统”失灵,本质上还是直播及手游平台的利益天平失衡。其实,对于青少年“防沉迷系统”,不仅现有的认证程序可以起到作用,还可以通过诸如人脸识别等“实人认证”方式,进一步起到防火墙作用。但是,如果部分直播及手游平台本身就存在运营考量上的过度逐利,那么任何平台自律及创新都会沦为空中楼阁。显然,面对“防沉迷系统”失灵,来自外部监管的强化更为重要。从政府监管层面而言,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《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》,已经明确了对青少年使用网络游戏的相关限制,面对江苏省消保委所曝光的部分手游企业无视规定行为,有关部门应尽快追究其责任。当然,对于青少年的游戏、直播“网瘾”治理还可进一步扩大覆盖领域,将直播等各类上网形式都涵盖其中,明确要求所有网络服务平台都应设立针对未成年人的“防沉迷系统”,不得存在例外,从而构建更为完整的青少年保护网络。此外,激活社会监督力量,也是推动对各类网络平台履责的重要手段。类似于江苏省消保委的社会监督案例应该加以推广,各地消保委、青少年保护组织等应加大投入,对青少年上网问题进行常态化监督,通过调查、取证、曝光、向有关部门投诉、为民众提供公益诉讼等各类途径,加大未成年人保护力度。可以设想一下,如果直播、手游等平台时刻处于无数双“眼睛”的紧盯之下,其打监管擦边球的行为是否会逐步收敛?而对于包括直播及手游在内各类网络平台的违规行为,监管部门不妨探索以红黄牌制度矫正。根据网络平台在青少年保护上的不作为乃至违规,根据其情节严重程度,分别予以曝光、约谈、强制性定期下线乃至永远下线的处罚,让网络平台明白监管红线不可逾越,侵犯青少年权益的行为将付出沉重代价,从而不敢逾越。如果平台自律不到位,政府和社会不妨形成监管合力,一起亮出“红黄牌”

2020年04月21日 02:29